北斗阑干

有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w

【小白龙X混沌】条形动物互助小组-四

二十七杯酒:

在天地的夹缝中生存下来的妖怪早就意识到了危险的袭来,身体再累也得本能地闪走。而他竟比白龙慢上了几分。白龙来不及变成原型,只能以人形一个翻身将他互在身下,裹了个严严实实。那道重雷便毫不客气地打在白龙的脊背上。白龙这才怒啸一声,化为龙型,担住了接踵而来的两道雷。


走!


白龙忍着疼,卷着他往洞外的水涧中钻去。


他来不及问是怎么回事,只得狼狈不堪地与白龙一起飞出山去,往最近的水涧里钻。


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,他栖息了近一千年的洞府。


 


白龙带他钻入水中,雷好歹有了缓冲,没有那么难对付。龙是水中主宰,来去自如。白龙眉间舒缓不少。一松懈下来才感到痛,龙脊都快要被砸断了,背上皮肉绽开,触目惊心,连自己都闻到了可疑的烤肉香。混沌没有什么城府,他脱口而出,“敖烈,为何要救我?你会受伤……”其实混沌从未想过,天生法力高强,永远风度翩翩,自由自在的白龙也会狼狈受伤,东奔西躲。而这都是因他而起。


白龙一听这话,腹诽这妖怪是真纯还是假傻,这还用问。一面伤口火辣辣的,一面心里却又有点甜滋滋的。


不过,这并非谈情说爱的时候。


他想,真要命,龙生来呼风唤雨,挥雷布电,这会儿雷居然打到自个儿身上了,笑话。


看来这雷是追着混沌而来的,要么因这坏妖怪未被猴子斩尽杀绝天理不容,要么就是见不到他与妖怪禁忌交合还有了不该有的结晶。


老天爷你不怕长针眼啊,怎么什么都看了去还什么都要管。本殿下算是体会到那猴子的不爽了。


他对混沌说,“接下来的路,你如果自己走,够你灰飞烟灭十万次。这比你之前经历的雷劫都要强。但,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。”


混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洞府都被劈碎了,真是无路可走。他又变回了几千年前修为低下,束手无策的样子。修炼这么久,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执念,便是长生化人,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命折在这里呢?


他说,“去哪儿?”


“回我家。”敖烈在前头引路。


混沌去过白龙的府邸吃海鲜,此时心中不禁有点不安,“你那里比我的洞也强不了多少。连我都能随便打断柱子。”


白龙挥挥手,伤口撕拉一下差点疼得叫出来,“不是回我那偏府。那样的洞府我在各处都有。我们要回西海龙宫。”


这败家孩子。混沌想,一处偏府都搞得那么华丽。


他确实应该跟去寻求龙族的庇护。然而他仅仅是一个修为低,龙族不会放在眼里的妖怪,龙族怎么可能会帮助他呢?他又会给西海、给敖烈引去多少祸?


白龙见他没作声,知道他可能在考虑。于是开口道,“别说你,我也不大想回去的。”一想起我那些兄弟和我那父皇我就头疼,不然你们以为我什么我年纪轻轻就四处游历不着家呢?


“雷总不可能打到龙宫去,大水总不可能冲了龙王庙吧。”


混沌想这比喻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。


 


混沌心中郁结不多言,战损版的敖烈话变得更少,仅仅两人就几乎凑齐了老弱病残孕,一声不吭地往西海方向飞去。一路上天雷对他们穷追猛打,敖烈和混沌左躲右闪,招架到后面已然娴熟起来,躲出风格躲出水平。沿途被惊扰的妖怪们还以为是什么人在跳双人舞。


天亮前终于他们见到了浩淼的西海。红日骤然撕开东方的天幕照亮四野,雷电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听了一晚上的轰隆雷鸣,此刻耳边寂静得不像话,两人如同被丢进万古洪荒,万物俱静之时。


混沌怔在原地,凝望着蔚蓝无边的海被浸染上了金色。白龙生于斯长于斯,对此景早已熟悉到经常忽略。他见混沌看得入神,也难得平静地端详着自己的壮阔的家。记起幼时第一次出水见到海面的欣喜,也记起少年时第一次离家头也不回的莽撞。


念及混沌的居所已经毁坏,熬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谁人都称叹他漂移自在,潇洒无双,然而若无父兄庇护,他还会这般洒脱吗?而混沌呢……混沌生来一无所有,孑然一身,从修炼出神识,到修炼出人形,挣扎着活过这么多年,其痛其苦,怕是只有混沌自己才知道。


混沌说,“我来过这里。”


白龙调出一个显得轻松的笑容,“那么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吧,还没有龙宫,也没有我。”


混沌点头,那时候的他刚出神识,艰难地在九州大地修炼。他见过许多山川大海,一切都还懵懂未知。他在海边唱过歌,人们唤他帝江。


混沌想,那时候的自己怎会料到,有一天能与三太子在这里并肩。


两个一身伤痕破烂不堪的人,在金灿灿的晨光中踏入了西海。


 


西海的水对白龙有着抚慰作用,身上的伤远没有之前那么触目惊心。快到龙宫时已经恢复到芝兰玉树光鲜亮丽的样子。西海龙宫方圆三百里,每株彩色珊瑚树上均挂满了夜明珠,好不热闹。混沌的肚子已经有些隆起,走路不似之前昂首挺胸,不可一世,反而有些弓着身,怕让人看出。


敖烈向混沌解释,“过几日就是我父王寿宴,这附近自然比较吵闹。你混在来朝贺的宾客中,应该足够安全。”


敖烈随手一抓给混沌变出一件新的白色长衫,为他披上。但束腰款让混沌有些不舒服。敖烈见他不大情愿,又七手八脚地变了个样式和颜色,“这个是否好些?”玄色的宽松长袍,布料上缀着金色的暗纹,细看暗纹还流光溢彩,变幻无穷,煞是好看。混沌的小腹被袍子盖住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敖烈还早早就给洞内下人去了信,下人们提前拿着敖烈的心头好在道上迎接他。他将手下带来的一方锦盒放在混沌手中,“你拿着,说是给父皇的贺寿礼。”混沌接过,差点被锦盒灼伤手。打开一看,内里是一颗毫不起眼的透明珠子。


白龙想,这妖怪还真是养在深山人不知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连这些天下广为流传的奇珍异宝都不知道,难怪会相信童男童女祭祀长生这种老掉牙的咒术。“元珠。与天地同寿,能替人抵一命。”白龙真是家底都掏出来了,这颗元珠还是他少时在荒野之地游历,无意中从大妖怪手上得到的。他本想给自己留着娶媳妇儿,送给老爷子也好,反正老爷子疼他,迟早还是要送回来。


混沌拿着锦盒,身上披着华服,还真有贺寿的样子。淹没在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仙人、妖怪和各种龙之中,却不能瞒住所有人。嗖地一声,一道炫目的白光撞在敖烈挡来的爪子上,擦着混沌的衣带过去,掀起一个水旋。一把三棱锏赫然插在混沌足边,没入泥沙两尺多。


敖烈一脚把三棱锏踢回去,道,“大哥,你就这么欢迎我吗?”


“你武艺又退步了,三弟。”一个穿着半甲的男子冷冷地盯着混沌,对上敖烈的话。“哪来的阿猫阿狗,也往龙宫里带。”


混沌尖牙显出,几欲动手。敖烈暗暗拦下他,对着甲男子笑了笑,“大哥,这是我路遇的道友,来给父皇贺寿。您看,这是他带的礼。”


西海储君倒是没有正眼看锦盒,将他们放了进去。混沌知道并非大太子不再怀疑他,而是大太子自信于自身修为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
他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憋屈。敖烈飞快地带他往自己的三太子府去,同时给他说,“我大皇兄敖摩昂,法力高强,为人固执,眼里容不得沙子,你见他就躲远些。父王不在的这些时日,他赶回来镇守西海。”


混沌说,“上一次也有一个‘你见他就躲远些’,这次又一个‘你见他就躲远些’你的龙兄弟还真是亲兄弟啊……”


“哎呀,小烈,你可回来了,这龙宫上上下下真是盼穿秋水才把你盼回来呢。”


得,话音刚落,这上一个“你见他就躲远些”就出现了,还来不及躲了。混沌觉得今日未算卦便出门,实在是不妥。


敖烈一路上忍着天雷的重伤,看见他亲二哥聘聘婷婷一枝花地站在他洞府门口,可算是一口血没忍住,直接吐了出来。


敖荣也是一惊,连上来扶,“我的小哥哥,你怎么弄成这次第,又是上哪儿花天酒地,弄得自个儿热血难平息……”混沌第一次见比他还会现场编唱词儿的。


在龙宫里被认为是最正常、脾气最好的龙子敖烈,也忍不住吼了一声,“二哥你能不能先滚啊。”


敖荣这方才注意到冷冰冰的混沌,盯着混沌惨白桀骜的脸,张口,“什么垃圾都往龙宫里带,小烈你真的不懂事儿。”


敖烈这就朝他二哥动起手来,“方才是大哥,现在是你,老挑我道友的错干什么?”敖荣宛如一根蒲苇草,柔柔弱弱地闪了几招,毫发无损,“敖摩昂跟你们动手了?”


他立刻亲昵地拉起混沌的手,“道友你的装束可真惹眼,长得也很有个性。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
混沌摸不透这变脸比翻书快的神经病在想什么,“本王混……”


敖烈脑子转得飞快,接上了,“混……胡!胡……胡美丽!”被心思多如麻的二哥听到了混沌的真名可不得了,立刻能将来龙去脉算清。


胡美丽——混沌可从未见过如此不美丽的名字。此时混沌脸色铁青。白龙对他使了个眼色赔礼道歉。


他伏在混沌耳边说,“我这二哥就这样,凡是大哥同意的,他坚决反对,凡是大哥反对的,他坚决拥护。他会站在我们这边。”


混沌刚舒了口气,敖荣的手携着手绢摸上了混沌的小腹,表情煞是精彩,“小烈,这一次你可真是,太了不得了……”


 


TBC.


挡天雷的白龙,真汉子


没肉你们肯定不看了,你们这些负心汉(不是

评论

热度(149)

  1. 北斗阑干二十七杯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