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斗阑干

有不足的地方欢迎指出w

给爸爸的糖!会有点ooc吧…背景大概这样:猴和面已经交往,某天两人去酒吧,猴就去撩妹,面吃醋觉得猴不再喜欢自己了就吃醋了这样…
还能接受的话就往下吧↓






虽说是初冬,但夜里的风还是吹得脸边冰凉。Damon从酒馆里出来,小声的咒骂了一句这该死的天气并紧了紧身上的长风衣,不让冷风从衣领倒灌进来。
Graham也跟着Damon走出来,棕色的睫尖半垂下来,下半张脸埋在围巾里。两个人都不愿意再待在酒吧里了——里面只有无理取闹的醉鬼和磕药的疯子,整体的气氛令人不快。Damon半倚在墙壁上,呼出的空气和外边的相撞形成一团白雾。Damon转头看向Graham,开口道:“Gra,还有烟么?”Graham的指尖探向身侧衣袋,掏出一个几乎被压瘪的烟盒,好在还剩最后两根。Graham把其中一支递给Damon,正要咬上另一支时Damon玩笑似的拍拍他肩头“Gra,你知道我从不自己点烟。”
Graham叹了一声,用打火机为Damon点着了烟头。Gramon总是拿Damon没有任何办法,可也总是无法拒绝Damon的一切。此时Graham感到醉意开始爬上他的胸膛,漫上他的大脑。“不该喝这么多的。”Graham如是想,咂咂嘴,嘴里尽是刚刚喝下的龙舌兰的味道。Graham突然之间觉得有些难受,不论是身体还是心中。他是有这么——喜欢Damon的啊,可是Damon呢?或许Damon更喜欢酒馆里那些美人吧。Graham有些赌气的叼起烟,转向Damon踮起脚,用Damon嘴里燃着的烟点燃自己的。这之间是冗长的静谧,谁都没有动作,只有Graham嘴里那支烟一点一点的亮起来。烟终于点好了,Graham终于放松紧绷的身体,和Damon一样的把背靠在墙上。Graham深吸一口烟,过一会后又缓缓的呼出颜色浑浊的烟雾,烟雾缭绕在他旁边。令人惊讶的,他们同时抽完了各自的烟,又几乎是同步的把烟嘴扔到地上踩熄。一阵风毫不客气的涌入小巷,挟着寒意经过,Graham颤了一下,他是怕冷的。但是Graham更怕某一天的突如其来,比如Damon的心中渐渐淡去他的影子。Graham突然开始想哭,不过他没有这么做,把围巾中的脸再埋下一些。有什么好哭的——Graham一边想着一边努力忍耐着眼角边的酸涩。
Damon转过脸来。几秒后,Graham感到周身不冷了,是Damon把他裹入风衣,圈在怀中。Damon用颔部轻轻的蹭着Graham的发顶,又在人额角印下一点温暖。Graham伸出手来,回抱住Damon,头枕在Damon胸前小声的抱怨他在酒馆里的种种。不巧Damon发现了Graham的小动作,他低下头,一只手抬起Graham的下巴,拇指摩挲着Graham浅色的下唇。呼吸声在两人之间一起一伏,甚至可以听见Graham加速的心跳声。Damon亲下去了,给Graham一个侵略性的吻,烟味和酒味融合在一起分不清本貌。他们紧紧的相拥着。过了一会,他们分开交合的唇瓣,Graham有些迫切的摄取着氧气,像缺水的鱼。Damon为Graham整理被弄的有些凌乱的围巾,再蹂躏了一下Graham手感颇佳的棕发,不紧不慢的开口:“回去吧。”Graham点点头,尾指勾起Damon的手,和Damon一起走出酒馆外的小巷。
下雪了,白色的细绒在夜色中纷纷扬扬。

评论

热度(7)